临近清明,城市里小雨纷纷扬扬,大雨如泣如诉。

我开着灯,窗外是黑暗和寒冷,没有风吹过。黑色里传来不知为何物的声响,里面有隐隐开怀的笑声。 我说,我坐在这里说的话肯定是风凉话;因为我就算颠簸了那么长的路程,始终还是健康地,活在这个世上。可是,到现在为止有三千三百个人,完全相反;既不健康,也没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听过他们的很多名字,能记住的却只有寥寥几个。是啊,那么多的名字,又怎么能够一个个记住;你看着那些名字,看着那些或朴素或平凡的姓名组合,也不会想到他们背后的主人已然与世长辞。 我和别人说,我更希望,这个民族,会有一个更加好的未来。未来一定会变得更好。他说很有趣,第一次有人有这样的观点。

但是我是那么喜欢中国字,我是那么向往我们的古人,古人的言行举止,仁义礼信。

所以我说,愿逝者安息,愿民族富强。愿未来……有光。

愿未来会有更亮的光芒,照亮这片传承不知道多少个千年的土地,照亮那些向往着美好的人们,照亮这个叫中华的民族。

我仿佛听见夜风吹过,听见蝉鸣切切。

两千零二十年,四月四日,本是清明时节。让我们在今天,为在这场瘟疫中因为这样那样的不幸而死去的人们——

默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