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 UNLOCK

雨迹

大雨总是说来就来。雨滴打在栏杆上扬起水雾变成冰冷的温度,将全身覆盖。

像是试图去消除白天的炙热天气,凉爽而惬意的大风忽地吹来。雨滴在窗户上留下痕迹,在窗外霓虹灯光衬托下变成七彩的颜色。

很经常想起,“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在黑夜里,昏黄的灯盏空洞地在黑夜里雨水嘀嗒声中守候。守候那个从未归来而也不知何时归来的故人。



就算是再爱的人,消失在你的世界里以后,都会成了故人。甚至忘了那个人的模样。那个人说过的话,在记忆里时刻回想着,甚至连语调都会惟妙惟肖。也许会刻意在其他人面前故作轻松地提起,装作完全没有在意过。

也许那将会是很多年以后,你记起很多年以前有个人的影子走近了你门前的小路。你记得那次惊鸿一瞥,后来偶尔一起并肩对彼此说的话。还有到最后的最后,书信末尾的勿念。

你读着书上说的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看着窗外落叶悄悄在微风里旋转。你在心里念着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却想着九月菊花漫山的时候花海里是否会有人影等待着再一次的相逢。

长安城里盛世繁花,不知何方花火里燕尔新人月下比肩。你眺望着面前冰凉湖水一望无际。湖中没有断桥没有小庭,没有记忆里或是理想中的模样。时代亦或是盛唐亦或是晚清,你站在原地不知道覆盖了多少霜雪。也许无喜无悲,也许依旧挂着期盼。最少还能有希望。

旭日东升。水晶剔透的玻璃上雨季留下的雨迹路过窗棂,最后在不知什么时候消隐无踪。

像极了这个世界里的悲欢离合,还有在这之间的等待和期许。偶尔脸上掩饰不住快要溢出来的微笑。

从很久以前的远行要开心,到后来的我的新年,或许乘着地铁离开了家乡,去了蝉鸣可以打破寂寥的地方。那里那个很久以前的俄罗斯青年说阴郁的日子要心平气和,雨水在台风季偶尔留下了痕迹。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字里行间,也许有某一个影子奔跑跳跃,行走如风。在小小的城市 冷暖交加的四月里,让心脏跳动,让守候的人终究重逢。


放个彩蛋:

请针对 Disqus 开启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