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是新年。

相机里褪去色调的淡黄色,仰望天空的浅蓝色,还有眸边脉脉眼波,都化作了一声爆竹;春寒料峭里,你就是我的新年

然后,是夜晚。

那天晚上的夜雨那么大,像是巴山秋池涨满。我回到灯火通明的房间里,幻想着老旧的地铁离开了故乡。时光机的声音里,路上雨水是否会融化积雪,蝉鸣是否会打破寂寥,我在地铁是否会遇到想要去远方探险的人。离开了的城市刮了风又下了雨,铁轨的两旁呼呼吹着晚风。

后来,阴郁的日子里想起了普希金,想起了他说的最深切的怀恋,却大概没有心平气和。深黄色压抑了阳光,却没带走窗棂上雨季留下的雨迹。有小小的影子行走跳跃奔跑如风,久别的人终究重逢。那是四月,那是小小的四月,是微冷空气里,散发着甜味的四月。

六月的曾经里,故事和回忆带着希冀跃然纸上,字里行间是相遇和欣喜;黑夜里大气压倏尔被打破,曾经你不再留在曾经里。原来难熬的应是从前,离别以相思装点。

十月纸张上留着未曾写完的诗句,梦想和理想似是暗淡无光,其实只不过被埋藏在灰尘下。终有一日微风拂面,而后千里莺啼绿映红;虽远隔千里,亦倍感亲切和欢喜。

十二月,两条轨迹渐远却渐行。如珍藏佳酿,时光里奔跑着的记忆,是藏着的心意。我愿人长久,愿最澄澈的光,落在你眼睛里——在终究要再次途经的夜里,亦如明珠,照亮前方。

最后,新年又一次来临,终究还有太多东西可待怀缅,可待留恋。那么可爱,一定可待等待。

在古老传说里,我又过了三岁。“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无风无云一如新年的夜里,我愿虔诚祈祷。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谨以此文,纪念持续了三年的三年。

2020.02.01 00:00

点赞
  1. 小易说道:

    (此行因为不恰当内容已被移除)
    你这音乐,手机上打不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