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未曾写完的诗句

诗句是什么呢?诗句是盛唐李白肆意写下的,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很奇怪吧,不是天生我才必有用,也不是对影成三人。

因为,人不会一直快乐,也不会一直乐观。所以到了某个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无关紧要,似乎……只是想在黑暗里一直睡下去。

快乐也会伴随着悲伤,就好像对影成三人前面是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就好像在城市白天的光影和棱角里肆意穿行,晚上看着远方和近处的车流和淋湿地面反射出的倒影和光晕。你要知道再热闹的筵席终究会散场,离别不过会是一个拥抱,一句保重和一个背影。

也许曾经一步三回头,就像曾经粘连着的似乎就算如履薄冰依然会藕断丝连的,我们。也许曾经真的仿佛和对方完美契合,后来那样远距离的分离依然是在书写最悲伤的故事。那样多的日与夜里,没有了光芒,没有了星芒。只有望眼欲穿也看不见的远方。古时候人们总是在守望,因为如果船只归港,那么在天黑之前地平线的尽头,大概会有一个小小小小的影子。大概那样是希望,而夜里燃起的船灯,则是小小的慰藉,还有企盼。

我试图把岁月书写成诗句,把生活过成诗句,把诗句藏入梦里。可是,诗句并不是一直都会引人入胜。诗句也有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诗句也不会一直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也可以是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深深。也许曾经惊才绝艳,可是也许没有人会念想你太久。也许要等到时过境迁数百年后。

我尝试把我所喜欢和信仰的文字写成诗句,可是更多的我只是在写自己,在写的诗句,大概也没有那么美好,也没有那样多的诗意。大概这就是现实;夜晚的城市,略显安静的街道,和淅淅沥沥的雨声。天气冷的刚刚好,地上透着橘黄色的灯光。可是,橘黄色,也不一定就是温暖的代表。你看你伸出手,能感到的只是冰凉的雨丝。倘若一直伸着手,而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你只会在原地那样狼狈,看上去那样脆弱又那样傻气。

我曾经那样喜欢 Excalibur Umbra,大概他不只是一个只会杀戮的战争机器,而是一个有着背负的,曾经的年轻人。岁月磨蚀了他的理想,直到他找到他的 Operator,从此一起战斗,做最亲密的伙伴。他脖子上从未取下的红色长巾,也许是鲜血,也许是意志,又或许是旗帜。

如果人只有灵魂,没有外貌,那么走在路上蹦蹦跳跳的我大概能够更快乐一些,也不必忍受周围只是路人的奇怪眼光。如果人只有理想,没有困扰和负担,那大概可以安静安详,享受早上八点钟,还不是那么暖和的初阳。

生活本身就只是一个故事,而我们是亲历者,偶尔可以靠自己做出改变。可是,剧本本身不会有太多变动,该发生的,也许就一定会发生。诗句和远方,听起来很不真切的词汇,却是我时刻的理想。远方会有什么?我真的不会知道;可是既然是远方,那么一定是离所熟悉城市或小镇很远的地方,大概会有崇山峻岭,还有有点褪色的小小植物。大概能够一眼千年,然后回头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朝着理想发展;就如同藤蔓盘旋而上,最后和依附着的石头一样变得古朴,拥有了岁月。

会有一些瞬间人们显得很靠近,可是热闹的节日过去以后,也许会比以往更加疏离。疏离是冰冷的距离。距离是含蓄的别离。

等到最后,只有自己陪着自己。曾经幻想的新年,大概也不会充斥着希望。大概也不会有喜悦。曾经许下那样多的诺言,也听到了同样多的诺言,最后自己还是一个一个去毁掉,而听到的那些也变得那样不真切。仿佛经历的所有过去全都是一场异常荒谬的梦,而梦醒以后还是在小房间里,一无所有。

就好像房间的主人去了远行,而落在桌子上的钢笔和写了一半的稿纸铺满灰尘。他大概也不会再回来。也许在那样大的世界里你们会相逢,可也许他已经在或许如意或许颠簸的路途中客死他乡。

直到最后,雪白宣纸上,大概只留有未曾写完的诗句。可是,大概也不会写完,因为大概不知道如何写下去。因为大概曾经理想和幻想如今都变得那样黯淡无光,虽然存在但是已经不再闪耀,亦不足以引来注目。

终究还是一整首,还未曾写完的诗句。


文章与现实没有联系。部分灵感来自 双笙 -《不成诗》:

我听过许多情话
假语存焉口吻真挚
生来死去到春满枯枝
白纸与黑字
……
未写完的诗


“我像废弃天体 / 随着你轨迹绕行 / 引力的名字是你 / 坠落也没关系”

谨以此文,纪念过去的九月和即将过去的十月。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