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心博客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在原地,茫然无措,流离失所。

我仰头望着天花板。入目是一片暗淡的白色;周围是漆黑一片。

窗外能看见月亮。窗外有光照亮白色。

我以为是有人来寻,直起身来,才发现手机是倒扣着的。然后窗外传来静静的哗啦声,有车子穿梭过留着雨水的马路。

我把耳机的 Clear Bass 加大,所有的敲击音都由此变得更加立体。我试图迷失其中。

我想起我把我喜欢的手机相机对准咕噜咕噜冒着好听泡泡的锅,单击对焦,然后往下滑——降低曝光。那一刹那,好像周围的光线也为之暗下,白色的灯光在锅沿被微微反射,锅里是有着高对比度的面条。

我想起,我无数次像先前一样坐在椅子上靠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那是无数的时间。

距离去年以来,好像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我适应了新的生活角色,比过去任何时间都更加是自己……虽然也不一定是好事就是了。席卷而来的疫情,一开始的愤慨0,后来的措手不及,被重重打击的生活。时间里没有感情的色彩,以缓慢却也飞快的速度往前进……

我在原地,茫然无措,流离失所。

我所拥有的所有镜头,没有一个拥有足够的焦距,能过清晰捕捉到我喜欢的月亮。

我所拥有的对未来所有想象,没有一点拥有足够的 feasibility,能让我看到光。

我向往太阳,眼里装的只有月光。

又不知何时,月光会凝成泪光,然后在某种黑色白色面前打转。

又不知何时,曾经踌躇满志的少年弯下了身子。他们总是问你还好吗,我总是说当然很好。

我总要说,当然,很好。

少年没了笑容,少年不再是美好的样子,少年——一点一点地,如月光一般,沉沉暗去。

少年一点一点地,沉沉睡去,希望不要再醒来。

如果有一天,少年不再少年,少年不再眼里有光心中想做太阳,然后少年自然地走到了结尾,他所遗憾的,大概只会是生命太短,无法穷尽所有的答案。

又或者,生命太长却没了希冀;让他不知所措,让他,张皇失措。

本文是一篇随笔,完成于 2020 年 12 月 5 日。本文内容仅为文学效果,与现实没有联系。

本文最后更新于 天前,文中所描述的信息可能已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