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是新年。 相机里褪去色调的淡黄色,仰望天空的浅蓝色,还有眸边脉脉眼波,都化作了一声爆竹;春寒料峭里,你就是我的新年。 然后,是夜晚。 那天晚上的夜雨那么大,像是巴山秋池涨满。我回到灯火通明的房间里,幻想着老旧的地铁离开了故乡。时光机的声音里,路上雨水是否会融化积雪,蝉鸣是否会打破寂寥,我在地铁是否会遇到想要去远方探险的人。离开了的城市刮了风又下了雨,铁轨的两旁呼呼吹着晚风。 后来,阴郁的日子里想起了普希金,想起了他说的最深切的怀恋,却大概没有心平气和。深黄色压抑了阳光,却没带走窗棂上雨季留下的雨迹。有小小的影子行走跳跃奔跑如风,久别的人终究重逢。那是四月,那是小小的四月,是微冷空气里,散发着甜味的四月。 六月的past-stories,故事和回忆带着希冀跃然纸上,字里行间是相遇和欣喜;黑夜里大气压倏尔被打破,曾经你不再留在past-stories。原来难熬的应是从前,离别以相思装点。 十月纸张上留着未曾写完的诗句,梦想和理想似是暗淡无光,其实只不过被埋藏在灰尘下。终有一日微风拂面,而后千里莺啼绿映红;虽远隔千里,亦倍感亲切和欢喜。 十二月,两条轨迹渐远却渐行。如珍藏佳酿,时光里奔跑着的记忆,是藏着的心意。我愿人长久,愿最澄澈的光,落在你眼睛里——在终究要再次途经的夜里,亦如明珠,照亮前方。 最后,新年又一次来临,终究还有太多东西可待怀缅,可待留恋。那么可爱,一定可待等待。 在古老传说里,我又过了三岁。“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无风无云一如新年的夜里,我愿虔诚祈祷。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谨以此文,纪念持续了三年的三年。 2020.02.01 00:00

似是很久没遇到过的新年,在那一刻悄然来临。彩带和彩灯被挂上;就算天色已经微微向晚,还是有带着褶皱的小灯笼,在心里悄悄点亮。 记忆里,小灯笼有着或红色或黄色的表面,拉直了发出啪的一声。大人拿出或紫色或黄色的打火机,把带着螺旋的小蜡烛点燃,向下倒转;烛泪滴在灰色硬纸片上,于稍后把蜡烛稳稳固定住。 然后铁闸门轻轻打开,带着铁片颤抖着的轻轻响声。重复着,回旋着;寒风虽然凛冽,却依然清晰可辨。棉袄被吹得发冷,灯笼也四向打转。然而,有着宽厚的纸壁挡着风,烛光只是轻轻颤抖,摇晃着,并不熄灭。 微黄的颜色照亮深灰的水泥路。沿着红砖走到街口,就停下来。除夕夜,似乎全世界都会团圆在一起,街上行人寥寥。偶尔有摩托车飞快掠过,似是焦急,似是急不可耐。 把折好的元宝放在墙角。火柴划下,刹那间热度传来,火焰跳跃着,似是要把一年的坏运气都燃尽。粗糙纸张微微卷曲,承载着更加鲜艳的赤红。灯笼在风中微微飘荡,熟悉的腔调传来,响在狭长的小街,在黯黑的天空下,在小小的城镇里,在老人生活了长长的一辈子里,在不知道多久以前亘古传下来的小小传说里。 “卖懒,卖懒……” 小小的孩子,永远那么小,又怎知未来前程为何物。眼前,总是有说不尽道不完的乐趣;而又有谁,会把我们那么多年卖出去的懒买回来呢?莫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待到火焰熄灭,灯笼里的蜡烛也快燃尽,就慢慢回头;慢慢地看不到街道远处的黑暗,隐入黑暗的红砖瓦,红砖瓦紧贴着的水泥路。门又被轻轻打开,这回是转轴处发出的细响,然后又关上。老旧的电视机播放着春晚,茶几上放着瓜子和水果,饭厅里黑暗一角,水管依然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往鱼缸里注着水……眼前模糊着,眼前的灯光白色里透着暖黄;暖黄是微醺的颜色。 那么多年里,我微醺着迷迷糊糊过了那么多个年,在传说里长大了那么多岁,却始终没有怀念过。 你看这黑夜里,李商隐写下了蜡炬成灰泪始干。除夕夜的蜡烛最终还是没有燃尽,小小的烟灰落在灯笼里;那个傻瓜也不知道最后有没有把我们丢掉的懒买回去,还是在新年伊始的夜趁着鞭炮声放回了我的被窝里;第二天小小的人儿还是要乖乖巧巧地站在长辈面前说下好多句祝福的话语。在远方的未来里,有太多的人和事等着我们去珍惜,有太多的过往等着被重新记起,再次怀念。 你看这黑夜里,李商隐也写下了《锦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于 2020 年农历正月初二,夜。

如同很久没见过的 落下去的夕阳,在地平线上缓缓消失。

消失却不是消逝;就好像失去的快乐还是能找回来。就好像前一秒还低着头隔绝着世界,后一秒就为着台上或是熟悉的人或是精彩的演出端坐着鼓掌。脸上带着的是笑容,带着笑容大概就更会幸运。

就好像海边的潮水起起落落,日子亦复如是。没有办法相信未来,就于当下坠落。可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寄出去的,是其他人亲口说着的开心和喜欢。虽然也不是时常都幸运,可是……日子多了,总会幸运一次的。

然后你把眼前没有任何办法掩饰的欢喜记住,深藏在记忆里。等哪天困苦潦倒,就如同从泥里挖出那一樽珍藏的佳酿;虽然细细品尝着的快乐也许只是一瞬,可在奔跑着的时光里,却也弥足珍贵。车子的雨刮把雨水拉着走,外面还是黑天本该澄澈的玻璃上也还是有雨滴,可是,最少你看到了前方闪烁着的红色光晕。

还记得夕阳无数次将影子拉得很长;暖暖的空间里,亦是因为彼此存在于现实或记忆里的笑容而不再惧怕未来的风浪。也许终究还是会浑身湿透,可是等潮水退去,你站在湿润的沙滩上,心里却想写下某一个人的名字。你知道写下来的东西有朝一日会被抹去,可心意,或许是旧时意,却大概会一直存在,会一直倔强地存在。

你看,12 月就在不知不觉间过了去,即将到来的冬天,但愿不会太过寒冷。我们于彼此渐渐远去,也在渐渐行走。也许到很久以后才能重新站在身边,可是远距离里简单的几句话,也能够成为最好的力量。

我愿人长久。我希望未来的岁月里,所有的我们都能够朝着光芒迈去,将过去留在终究还会途经的夜里,然后在漫漫长路里渐远亦渐行;你看,那闪着光的远方,在你的眼睛里。


谨以此文,纪念过去的三天。

惶心,于 2019 年 12 月 5 日。

(598 字)

诗句是什么呢?诗句是盛唐李白肆意写下的,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很奇怪吧,不是天生我才必有用,也不是对影成三人。

因为,人不会一直快乐,也不会一直乐观。所以到了某个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无关紧要,似乎……只是想在黑暗里一直睡下去。

快乐也会伴随着悲伤,就好像对影成三人前面是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就好像在城市白天的光影和棱角里肆意穿行,晚上看着远方和近处的车流和淋湿地面反射出的倒影和光晕。你要知道再热闹的筵席终究会散场,离别不过会是一个拥抱,一句保重和一个背影。

也许曾经一步三回头,就像曾经粘连着的似乎就算如履薄冰依然会藕断丝连的,我们。也许曾经真的仿佛和对方完美契合,后来那样远距离的分离依然是在书写最悲伤的故事。那样多的日与夜里,没有了光芒,没有了星芒。只有望眼欲穿也看不见的远方。古时候人们总是在守望,因为如果船只归港,那么在天黑之前地平线的尽头,大概会有一个小小小小的影子。大概那样是希望,而夜里燃起的船灯,则是小小的慰藉,还有企盼。

我试图把岁月书写成诗句,把生活过成诗句,把诗句藏入梦里。可是,诗句并不是一直都会引人入胜。诗句也有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诗句也不会一直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也可以是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深深。也许曾经惊才绝艳,可是也许没有人会念想你太久。也许要等到时过境迁数百年后。

我尝试把我所喜欢和信仰的文字写成诗句,可是更多的我只是在写自己,在写的诗句,大概也没有那么美好,也没有那样多的诗意。大概这就是现实;夜晚的城市,略显安静的街道,和淅淅沥沥的雨声。天气冷的刚刚好,地上透着橘黄色的灯光。可是,橘黄色,也不一定就是温暖的代表。你看你伸出手,能感到的只是冰凉的雨丝。倘若一直伸着手,而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你只会在原地那样狼狈,看上去那样脆弱又那样傻气。

我曾经那样喜欢 Excalibur Umbra,大概他不只是一个只会杀戮的战争机器,而是一个有着背负的,曾经的年轻人。岁月磨蚀了他的理想,直到他找到他的 Operator,从此一起战斗,做最亲密的伙伴。他脖子上从未取下的红色长巾,也许是鲜血,也许是意志,又或许是旗帜。

如果人只有灵魂,没有外貌,那么走在路上蹦蹦跳跳的我大概能够更快乐一些,也不必忍受周围只是路人的奇怪眼光。如果人只有理想,没有困扰和负担,那大概可以安静安详,享受早上八点钟,还不是那么暖和的初阳。

生活本身就只是一个故事,而我们是亲历者,偶尔可以靠自己做出改变。可是,剧本本身不会有太多变动,该发生的,也许就一定会发生。诗句和远方,听起来很不真切的词汇,却是我时刻的理想。远方会有什么?我真的不会知道;可是既然是远方,那么一定是离所熟悉城市或小镇很远的地方,大概会有崇山峻岭,还有有点褪色的小小植物。大概能够一眼千年,然后回头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朝着理想发展;就如同藤蔓盘旋而上,最后和依附着的石头一样变得古朴,拥有了岁月。

会有一些瞬间人们显得很靠近,可是热闹的节日过去以后,也许会比以往更加疏离。疏离是冰冷的距离。距离是含蓄的别离。

等到最后,只有自己陪着自己。曾经幻想的新年,大概也不会充斥着希望。大概也不会有喜悦。曾经许下那样多的诺言,也听到了同样多的诺言,最后自己还是一个一个去毁掉,而听到的那些也变得那样不真切。仿佛经历的所有过去全都是一场异常荒谬的梦,而梦醒以后还是在小房间里,一无所有。

就好像房间的主人去了远行,而落在桌子上的钢笔和写了一半的稿纸铺满灰尘。他大概也不会再回来。也许在那样大的世界里你们会相逢,可也许他已经在或许如意或许颠簸的路途中客死他乡。

直到最后,雪白宣纸上,大概只留有未曾写完的诗句。可是,大概也不会写完,因为大概不知道如何写下去。因为大概曾经理想和幻想如今都变得那样黯淡无光,虽然存在但是已经不再闪耀,亦不足以引来注目。

终究还是一整首,还未曾写完的诗句。


文章与现实没有联系。部分灵感来自 双笙 -《不成诗》:

我听过许多情话 假语存焉口吻真挚 生来死去到春满枯枝 白纸与黑字 …… 未写完的诗


“我像废弃天体 / 随着你轨迹绕行 / 引力的名字是你 / 坠落也没关系”

谨以此文,纪念过去的九月和即将过去的十月。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1) past-stories,有着故事和回忆。

有着窗外白天白色无云的天空,和夜晚黄色寂静无人的街道。

有着轰鸣声里突然悬空,黑夜里灯火模糊成一片,刹那间视线和距离变得遥不可及。

有着唐诗宋词和歌词,何日功成名遂了,后来他乡即故乡。

有着无数次的并肩,有着带着笑的等候,有着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的沉迷。

有着无数次还会继续发生也无法阻止的离别,总是说着的祝你一切都好。

或者终于有一次足够勇敢或者果决按下删除,或者像无数次一样擅长口是心非。
(2) past-stories,有着文字和希冀。

有着很多隐去了人称的长句和排比,和奇奇怪怪措辞组成的比喻或者隐喻。

有着发自内心的喜欢,千百个汉字被排列成行,成了想要的模样。

有着来自内心的恐惧和悲伤,最后都到达了现实。

有着一直相信着的写人即写心,只可惜后来成了自己的心。

那么多似是而非的词句像是黑夜里燃起了大火照亮了森林,鲜艳的红色温暖了守望着远方的脸庞。
(3) past-stories,有着相遇和欣喜。

有着没有什么诗意的初次见面,没有多少指教也没有多少触动。

有着转角里下一秒就是陌生人的失措,只是平淡无奇匆匆路过。

有着后来形影不离伴着风声依旧,天南地北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

那抑制不住的笑意,真的不是我没有在认真学习。

(4) past-stories,像素点低于了大气压,扑灭了本就不该存在的火花。微微发热的外壳背对着带着血丝的瞳孔,轻轻地听见水滴滑过皮肤和空气,落在布料上的响声。蓝颜色是天空的样子,在心里偷偷喜欢着。past-stories,长夜已经没有办法再被点燃。

…… 曾经你,数不清的日与夜里被藏起来的私语,义无反顾地让意外发生的那样自然。

大雨总是说来就来。雨滴打在栏杆上扬起水雾变成冰冷的温度,将全身覆盖。

像是试图去消除白天的炙热天气,凉爽而惬意的大风忽地吹来。雨滴在窗户上留下痕迹,在窗外霓虹灯光衬托下变成七彩的颜色。

很经常想起,“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在黑夜里,昏黄的灯盏空洞地在黑夜里雨水嘀嗒声中守候。守候那个从未归来而也不知何时归来的故人。

就算是再爱的人,消失在你的世界里以后,都会成了故人。甚至忘了那个人的模样。那个人说过的话,在记忆里时刻回想着,甚至连语调都会惟妙惟肖。也许会刻意在其他人面前故作轻松地提起,装作完全没有在意过。

也许那将会是很多年以后,你记起很多年以前有个人的影子走近了你门前的小路。你记得那次惊鸿一瞥,后来偶尔一起并肩对彼此说的话。还有到最后的最后,书信末尾的勿念。

你读着书上说的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看着窗外落叶悄悄在微风里旋转。你在心里念着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却想着九月菊花漫山的时候花海里是否会有人影等待着再一次的相逢。

长安城里盛世繁花,不知何方花火里燕尔新人月下比肩。你眺望着面前冰凉湖水一望无际。湖中没有断桥没有小庭,没有记忆里或是理想中的模样。时代亦或是盛唐亦或是晚清,你站在原地不知道覆盖了多少霜雪。也许无喜无悲,也许依旧挂着期盼。最少还能有希望。

旭日东升。水晶剔透的玻璃上雨季留下的雨迹路过窗棂,最后在不知什么时候消隐无踪。

像极了这个世界里的悲欢离合,还有在这之间的等待和期许。偶尔脸上掩饰不住快要溢出来的微笑。

从很久以前的远行要开心,到后来的我的新年,或许乘着地铁离开了家乡,去了蝉鸣可以打破寂寥的地方。那里那个很久以前的俄罗斯青年说阴郁的日子要心平气和,雨水在台风季偶尔留下了痕迹。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字里行间,也许有某一个影子奔跑跳跃,行走如风。在小小的城市 冷暖交加的四月里,让心脏跳动,让守候的人终究重逢。


放个彩蛋:

灰暗的云朵遮蔽了天空。阳光变成压抑的深黄色。

柏油马路上艳红色的尾灯,在车流里缓缓前进。坐在车子里的人,在阴郁的天气里赶往不同的目的地。

这是周六。这是这座小小的城市里第二场暴雨。

音响里面流行歌手嘶哑着嗓子诉说着人人都曾听说过的人生道理。闪电的光芒来的雷鸣声更早。

恍若云端有人在宣泄着胸膛里的愤怒和不羁。

雨水划过玻璃留下一连串的小点,发出清脆的响声。倏尔大滴大滴的雨滴砸向地面,洗刷着整个窗户。

乌云压抑着天空。也许也压抑着人心。也许世界末日以前,天空也会变成这样浓郁的黄色。也许也会从一场暴雨开始。也许云端真的有人要宣泄愤怒。

狂风里,鸣笛声此起彼伏。相机屏幕发着光,落入瞳孔里有些刺眼。远处被水雾模糊了视线。

手机运营商给你发来天气预报。却不知道预告已经成了现实。

初次见面时,现代的教室里透过统一印刷的课本,跨越了将近两百年的时光。

也许在阴郁的小房子里,眼睛里却迸发着灿烂的光芒,在信笺里希望为别人带来温暖。

原来你来自俄罗斯。一个现在的人们只会戏称为战斗民族的广阔国家。

文学也许会区分国界,但是代表心中所想的文字不会。

时间过去了十二年。而你在决斗里被刺伤腹部,在三十七岁的年纪死去。

也许你过得并不好,又或许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很不好。

时过境迁,却依然不是人心善良的年代呀。

阴郁的日子里,要心平气和。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最深切的怀恋。

仿佛,又看到那个俊朗的俄罗斯青年,在梦里或者人迹罕至的世界里,在 1825 年史书里无人提及的字里行间,带着微笑冲我大声喊着什么。

会不会有一天 我乘着地铁 离开了故乡。

只是一个游戏的名字 就让我有了体验一下的想法。

其实只是丧尸题材的游戏;昏暗的下水道里随时有可能在屏幕里窜出来的 不知名的怪物,让我没有丝毫玩下去的欲望。

但是游戏的片头还是挺好的。大概是说 地面充满了辐射;而地铁,就是人们在地下传输的工具。

我所知道的地铁,都是在城市里蜿蜒盘旋,并不会离开城市。驾驶员按下几个按钮,自动驾驶就会带着一整车的人前进。雪白的灯光和车厢,车身和空气飞速摩擦,恍若科幻片里时光机的声音。

会不会有一天,像游戏里那样的地铁停在了我家门前,盛着皑皑白雪;我乘着地铁,在一模一样声音的伴随下 离开了故乡。

那样的地铁,大概会开过很多地方,最终停在遥远的终点。大概车上一个人也没有,而我大概会坐在地板上。

看着窗外。看着熟悉城市的轮廓在雾霭里渐渐散去,看着太阳在天空中落下,而晚风呼呼地在我的身边渲染悲凉的气氛。

大概会很久很久都不说话。大概,会一如既往地睁大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或许已经没有了天空。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那样的地铁会去往何方,甚至不知道地铁是否会停下。

它会不会永不疲倦地沿着老旧的轨道穿梭。我躺在地板上会不会感受到它在颤动。

音响里不知名的歌手是否会用喑哑的嗓子唱着不知岁月的歌,地铁会不会经过一条大河或小溪。我会不会听到水流淌的声音。

很久的时间以后地铁上会不会遇到另一个人。那个人会不会满怀理想要去很远的地方探险。会不会不吝于在路上倒下。那个人 会不会永远充满热情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会不会有陌生或者亲切的脚步声响起。会不会有陌生或者亲切的人被我想起。会不会知道离开了的城市是在刮风还是下雨。

路上雨水会不会融化积雪,蝉鸣是否会打破寂寥。

我在地铁上,会不会敲击着用了很多年的键盘,写着我所喜欢的文字。

我会不会说。

会不会有一天,像游戏里那样的地铁停在了我家门前,盛着皑皑白雪;我乘着地铁,在一模一样声音的伴随下 离开了故乡。

-– END —

时间过的那样快,转眼间就已经是新年。

前两天还是白雪皑皑的河边,昨天走过时积雪已经消失不见。目光所到的地方,全是各种颜色的绿色;只有一两片薄冰还残留在草上,等待着太阳。

河的对岸,目光被远处的树木遮挡。也许是距离有些远,所以落入眼中的颜色就有些单调。在相机里看起来像是记忆里褪去的淡黄色。

越过栅栏 ,大概那片土地也是常年荒无人烟。有不甘于落寞的水鸟,跑到岸上伸展翅膀。但是相机镜头的焦距比较有限,一连拍了好多张都是有点模糊的样子。终于有一次忍不住轻轻地走过去,但是最终还是被发现了,急急忙忙下水逃跑。

也失去了继续走的动力。在草地上坐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一瞬间就想到了 “青箬笠 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箬笠和蓑衣自然是没有的,反而穿着厚厚的衣服,在寒风里蜷缩着身体。但是无论如何,就不要回去了吧。

我一直敬仰且向往的古人们,似乎很喜欢四处游离,积攒下了好多经验。比如说上面提到的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还有啥 “江上来往人 但爱鲈鱼美”。人们总是说古人没有我们这么丰富的物质生活,但古人的精神世界何尝不是比我们广阔的多。“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 李白的诗句 也真的只有在玩游戏时遇到才可以想起来了。

一些朝代崇文,另外一些尚武。但是如今的世界,所有人都是文不成武不就。千百年后,古诗永远成为了古诗,而被课本赞颂的现代诗们,却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魅力。千百年前,他们用不同写法和读音的文字写下对仗工整抑扬顿挫的诗句,慷慨激昂,壮怀激烈。在今天,所有人都热衷于拍照发朋友圈,却再也没人一字一句写下 “东临碣石 以观沧海”。

老师们说着盛唐晚唐,解释着一个个字词的意义,但是考试过后,也就没有什么人还会记得那些本该成为我们的精粹和骄傲的内容。无论处于怎样的朝代怎样的世道,总是有人一身正气,白色宣纸或者墙壁,一舒胸臆。

你可知道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你可知道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你可知道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你可知道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那都是古人们的过往,回忆,所见所闻,还有心心念念的东西。

在信笺的落款写下恭谨的文字,在志字左边加上言字旁,重情重义喜欢怀缅。所以 “丞相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外柏森森”,所以 “临别殷勤重寄词 词中有誓两心知”。

因为喜欢他们的文字,所以喜欢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国家。因为喜欢那样自然而又激昂的平仄,所以在文字里我喜欢用排比 - 以及偶尔带上一点点押韵。

一年里面有好多时间的分裂点,每一次我都会回忆,都会去怀念过往。我从未期待未来的样子,是晨光还是暴雨。你知道吧,抬头仰望天空,让眼眸变得逐渐湿润,向往着蓝天白云和远方。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未来终将会遇到的你 就是我的新年。支付宝红包搜索 - 惶心心心心心 即可领取隐藏红包

惶心 2019年 中国农历大年三十 协调世界时 13:29.

请注意 红包已经过期 感谢各位的支持

引子

窗外是白色的天空,电脑的音响播放着不明所以的歌曲。

白色而透明的屏幕里,像素点时刻变换着颜色。你看不见的黑暗里,只有风扇快速转动,发出微弱的响声。

一年的时间里,世界万物未曾停下。一年的时间后,又是一个一个人的盛夏。

树梢微微摇晃的枝桠,沐浴在炽烈的夕阳下。似乎没有人惊讶,就算是黎明余光,也留不住任何长度的刹那。

……

过往

时光倒流回一年前,2017年8月3日,也是在这个房间,老薛主机上,我用一键安装程序安装了第一个 Wordpress 博客程序。几十分钟以后,http://tech.huangxin.co.uk 上线了。

同日,我发布了博客的首篇文章。8月5日,发布了博客的首篇 “解决方案” - 《解决方案 – 迅雷下载》。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希望你可以记住,这次发生在美国洛杉矶Quadranet公司的服务器里的见面。这些文字被通过Cloudflare公司的CDN内容分发网络,以接近光的速度,从遥远的北美洲传递到你的面前。 ——惶心博客,《Hello World》

统计

有时候事情总是殊途同归,比如说现在,我们还是在 Cloudflare 的 CDN 网络里,再次相遇。

8月7日,博客接入百度统计。截止到 2017年12月26日,一共有 6,024 个用户 访问了 13,297 个页面。从12月26日开始,博客接入 Google Analytics 系统,截止到 2018年8月2日,大约250天里,10,444 个用户访问了31,251 个页面;有意思的事情是,访客数量最多的城市按顺序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刚刚好是北上广深……)。

北上广深

流量获取方面没啥好说的,2018年里最成功的一次合作是为 ProxyEE Down 项目提供了一个 Onedrive For Business 账户用以分发 release,然后从 GitHub 过来了两千多个用户。

虫部落是老大哥了,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发过帖子(今天就发)但是还是贡献了一部分流量。V2ex.com 来流量是因为之前有个大佬(是 picdiet 的作者)在帖子里提到了我的文章,所以来了很多访客。

而年度最值得投(jiao)资(yi)的博客无疑是孟坤博客!靠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友链位置就带来了四百多个访客!

访客来源

调查

根据我的博客调查,总共 37 份调查问卷里,大约 27% 的访客为半年或者更久以前就已经知道 惶心博客,而有 14% 的人表示他们在做问卷的当天才第一次访问博客。

令人惊喜的是,68 - 73 % 的访客都是用 Google ChromeFirefox 访问博客,这意味他们将获得最好的访问体验。而部分访客使用 QQ浏览器 或者 360极速浏览器,其实这些国产浏览器还OK(别用IE就好……),但是可能回含有广告以及对部分标准的不正确使用(比如QQ浏览器强行把 http:// 但是带有品牌宝验证的网站标为绿色……),还是建议使用 Chrome 或者 Firefox。

值得庆幸的是,接近一半的访客不太在意本站的访问速度,这还行(???),大约 27% 的访客认为访问十分缓慢(嗯你们的感受是正确的),但是为了博客的 SLA,先按照目前的方案来……等以后消停了再把速度提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在一道智商测试问答题里面,只有 67% 的人正确回答了本站正在使用的域名,没回答正确的人们你们都是瞎子吗!还有 10% 的人回答了以前的老域名,不用担心他们还是能找到路的…… 剩下的访客……你们就用各大搜索引擎搜索惶心好了……反正都可以搜到。

在博文质量部分里,高达 90% 的访客表示博文对他们很有帮助或者部分有帮助,这还是比较好的一点。当然啦也有完全不满意的,我会继续努力。

博客有高达 73 - 91 % 的访客是 16-30 岁,这很大程度上说明博客的受众都是比较……年轻的人……嗯。

给博客的综合评分,介乎 3.80 - 4.41 之间,还是比较满意的(相比于半年前的 4.15)。

我还收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留言(???)——

Freejishu 我知道是你

???

???

还有关于博客速度的,我这里统一回答下……是因为有某种智障生物攻击本站服务器,使本站很受美国人欢迎;目前正在不计量防护的国外内容分发网络后面躲着……等着什么时候被忘的差不多了就马上切换线路……

……

那么,就这样了。惶心 技术博客,一周年快乐。

礼物

在博客一周年之际,为你献上一份生日礼物 —— 惶心第一个开源项目:HXCO Get!

GitHub 地址:https://github.com/hxco/Get

HXCO  Get

这个项目最初的想法,仅仅是一个能够下载 Google Chrome 最新版本的网页;后来,又想着把 Firefox 也加上。最后,我适配了非常多的应用,并且将会在未来适配更多。

HXCO Get 会自动识别你的操作系统,并且把你重定向到软件最新安装包的下载地址。目前支持 Windows Android iOS 以及 macOS,因为实现远离的原因,暂时不支持任何 Linux 系统。

这个项目对于普通人来说,使用方式非常的简单,你仅仅需要记住 get.js.org 这个网址,get = 获取,js = JavaScript,org = organization(组织),然后在浏览器里面输入:get.js.org/应用名称,如 get.js.org/chrome 还是什么别的。[get.js.org]使用 https 协议,并且会将不安全的 http 协议强制重定向为 https,所以在实际使用的时候不必带上 https:// 前缀。

斜杠后面的部分,是应用名称,这里可以以三种方式呈现——以“网易云音乐”为例子:

https://get.js.org/wangyiyunyinyue - “网易云音乐的拼音”

https://get.js.org/wyyyy - ”网易云音乐拼音的首字母简写“

https://get.js.org/cloudmusic - ”网易云音乐的英文名“

综上 - 获取一个应用的方式可以使用拼音全名,拼音缩写,以及英文名称。请注意,任何情况下,https://get.js.org/ 后面的应用名称不带有大写字母,也不带有任何空格。

这个项目会持续维护,并且我衷心希望它能帮到在座的各位 - 在重装系统需要安装软件的时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https://get.js.org/chrome
https://get.js.org/tim
https://get.js.org/wechat
https://get.js.org/wangyiyunyinyue
https://get.js.org/qqyinyue
https://get.js.org/potplayer
https://get.js.org/vscode
https://get.js.org/ssr
https://get.js.org/telegram
https://get.js.org/word
https://get.js.org/excel
https://get.js.org/powerpoint
https://get.js.org/steam
https://get.js.org/origin
https://get.js.org/uplay
https://get.js.org/thunder9
https://get.js.org/itunes

然后这么一来你需要的软件的安装包都可以下载下来了,无论你在使用哪个系统。

如果想要新增应用支持,或者使用过程中遇到任何问题,请到 https://github.com/hxco/Get/issues 打开一个 issue。如果不会使用 GitHub,请直接在下面留言即可!我将会把你的问题以及我的回复搬运到 GitHub。

https://get.js.org 运行在 Cloudflare 内容分发网络上,如果你的网络服务商为中国移动,可能会出现无法访问的问题,这个后续会通过 CDN 解决,敬请期待。

官网:https://get.js.org

应用列表:https://get.js.org/apps

GitHub :https://github.com/hxco/Get

中文文档:https://github.com/hxco/Get/blob/master/README-CN.md

英文文档:https://github.com/hxco/Get/blob/master/README.md

感谢目前唯二的项目协作者:@KeJun@XTL,同时感谢给予我建议和支持的 @小霖@折影轻梦 以及 @黎明余光

感谢我所有的友链。这里需要特别提到 咕噜猫窝 - https://www.gulucat.org ~是很有爱的小团体!请多多去支持他们!

句号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去遇见。遇见春风和冬雪,遇见繁花和鲜血,遇见这个宇宙,和偶尔擦出的渺小星火。

时光从来不曾带来枷锁。

却带来了你我。